2nd reflection on course 12470-00001 facilitation

一个星期又过去了,这一周的线上交流活动在开始前主要做了两项更动,一是将廿四小时的规则从行动转为常态;二是将当周话题从一周延长至两周,即取消帖子D的活动。

这一周我观察到只有三位老师有“动静”,所以便给其余的老师发了电邮问候一下情况。一位老师病了,一位老师家中出了点状况,其余的老师都正好碰上学校里一周特忙,绝对可以理解和体会。想到这里,应该探讨是否24小时较不适合在职教师的作息,或许48小时会精神压力没那么大? something to think about and tweak during the next round in october.

此时脑海里早已开始筹备下星期三我们见面时要聊的内容了。重点是回顾与总结这一个月来的经验。当然还是得谈谈 SDL、CoL、ICT的问题,毕竟是这门课的主要课题。希望老师们能接受没有“定案”的分享。最后一块就是延续这门课的交流部分,即第二门课Studio和CoP的事了。

希望接下来一周交流空间与反思园地的活动能持续直到我们再度见面为止 (:…

affordance 能供性

“affordance” 一词在最近的聊话中经常会涉及。但其实也不是最近的事,应该是12470在2014年开始时就已经常要接触到了。but i just realised i have not blogged an entry on this so very important term. so here we go:

affordance 华文我选择使用“能供性”作为翻译。affordance在我们涉及科技的谈话中,它其实是指 technological affordance. 但无论affordance也好,能供性也好,这两个词都还是太抽象了。如何解释得较容易理解和被接受,我尝试将能供性进行扩展,即:

能供性=够提给学习的可能
举个例子:

增强版乐学善用互动平台 (aka iMTL)中的协作便利贴…

critical thinking 批判个什么对错来着?

昨天12470课上,我们一起烧了一个下午的脑细胞,间中提到了“对 & 错” vs. “好 & 更好”的出发点和区别,过后我们也略微谈到了“批判性思维”一词。 “批判”一词在《现汉》(第5版)1034页是这样收录的:

(1) 对错误的思想、言论或行为做系统的分析,加以否定: ~虚无主义。
(2) 分析判别,评论好坏: ~地继承文学艺术遗产。

可见汉语对于批判的理解是对错鲜明的,甚至(1)里边就是针对错误出发。 难道我们在培养学生的critical thinking时只是在培养他们的挑毛病、找错误的能力?

有关批判性思维中文翻译的不恰当,可参考宋国明(2011)的这篇博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1b937401013crx.html

英文中的Critical Thinking 呢? “Critical thinking is the intellectually disciplined process of actively and skillfully conceptualizing, applying, analyzing, synthesizing, and/or …